拨云鉴粤|内需潜能支撑上半年广东经济恢复如何把握三季度关键期?

原标题:拨云鉴粤|内需潜能支撑上半年广东经济恢复,如何把握三季度关键期?

面对国内外超预期的不稳定因素,广东交出了经济半年报:GDP同比增长2%。

广东省统计局在7月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为59518.40亿元,同比增长2.0%。这背后是一系列稳增长经济政策托举的成果。今年上半年,广东省出台稳经济131条具体举措,针对工业、服务业、外贸以及消费等重点领域提振经济。同时,广东省内各市稳经济落实政策也相继出台。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特区港澳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谢宝剑对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分析,广东经济体量大,受国内外因素影响也更大。今年上半年,多种因素叠加导致上半年广东经济面临较大压力,中小企业的发展遭受冲击。但上半年一揽子稳增长、保就业措施正在发挥积极作用,预计对下半年广东经济增长继续发挥积极影响。

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上半年广东投资和消费都出现了缓慢修复迹象,出口则维持今年以来的稳定增长。但一如广东省统计局所指:“当前广东经济增长面临的‘三重压力’犹存,经济持续恢复发展的基础还不牢固。”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港澳及区域发展研究所副所长谢来风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下半年,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产业链重组等仍对广东经济发展带来挑战,国内疫情多点散发也对产业链供应链造成诸多不确定性,广东自身经济结构转型带来的“阵痛”仍需政府在政策支持、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等方面更加精准。

上半年广东第二产业投资增长18.3%,其中制造业投资增长20.8%。同时,新动能快速培育,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38.8%,先进制造业投资增长30.3%,分别占制造业投资比重36.0%、64.9%。

在消费方面,汽车消费鼓励政策带动新能源汽车产销两旺。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广东汽车类商品零售额增长0.4%,其中新能源汽车增长150.8%,带动生产端规模以上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8.8%;此外,汽车整车产量同比增长20.8%,新能源汽车产量同比增长166.8%。

再加上消费券以及电商购物节等促消费措施的推动,上半年广东社会消费品零售由降转升,同比增长0.9%。服务业向数字化、网络化场景延伸,限额以上单位通过公共网络在实现商品零售额在上半年同比增长14.8%。

上半年广东消费、投资等内生动力尽管有一定复苏,但还有较大提升空间。从固定投资的增速来看,上半年广东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0%,增速较一季度下滑2.7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仍处于负增长,同比下跌1.2%,但降幅比1—5月收窄1.3个百分点。而在消费方面,尽管同比增速回到正区间,但餐饮方面的消费收入同比仍下降4.7%。

谢来风表示,投资方面,未来广东应加大力度吸引外商外资投向战略性支柱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适度超前、继续加强基础设施特别是新基建投资,强化产业和固定资产投资对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消费方面,广东应在扩大就业、提高居民收入方面出台精准政策,结合消费复苏政策,多方面发力,促进消费潜力释放。

针对投资、消费等内需复苏,广东省政府在7月15日的常务会议上提出,千方百计稳需求扩需求,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把重大项目作为稳投资的重中之重,保持工业投资快速增长的良好局面。着力提振消费,坚持生产端、贸易端、消费端协同发力,充分释放促进大宗消费的政策效应,抓住暑期出游旺季、消费旺季谋划推出更多促消费举措。

而在外需方面,上半年国际市场面临俄乌冲突、通胀等多重因素影响,广东的出口在上半年仍保持韧性。数据显示,上半年广东货物出口同比增长7.3%,增速比一季度扩大5.1个百分点。总体来看,广东上半年进出口总额达到3.91万亿元,同比增长2.8%。

谢宝剑认为,国际形势和疫情波动仍为广东下半年的出口发展带来不确定性,要抓紧RCEP实施为广东外贸带来的机遇。一方面要不断地改善营商环境,通过便利通关等措施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另一方面也要培育外贸新业态。

对于广东而言,稳住经济大盘既是要处理短期外部环境的扰动,也需要面对自身发展结构调整问题,在经济增长的数量和质量中寻找新的平衡。谢来风表示,上半年广东实施保双链、企业纾困等一系列的政策应对短期经济影响,有利于畅通产业链供应链,帮助支撑企业发展,对于稳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

多项工业数据反映,上半年广东产业链供应链恢复较好。例如,在广东主要产业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4.3%、18.8%。此外,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增长4.1%,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6.4%,分别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53.8%和29.0%。上半年,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完成增加值1.91万亿元,同比增长3.5%。但值得注意的是,从逐月的表现来看,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有一定放缓趋势。

谢来风表示,增速放缓的因素包括短期的疫情影响,也包括部分中低端产业的区域转移,以及广东工业投资结构转化等长期问题。“中低端产业向西部地区、东南亚国家转移客观上将会长期存在。此外,目前广东的工业投资在结构上聚焦先进制造、高技术制造业等方面,未来还要在传统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未来产业塑造新的增长点。”

但从结构上看,上半年广东在投资、进出口、产业方面持续优化结构,中高端领域增长加速,新增长点不断培育,经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成效。以贸易结构为例,一般贸易占比在上半年持续提升,完成进出口额增长6.4%,占进出口总额比重54.5%,比上年同期提升1.8个百分点;保税物流进出口增长4.9%;加工贸易进出口增长0.3%,增速转正。

谢来风表示,在经济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广东实现高质量发展,要进一步增强产业韧性,要有产业链掌控能力,增加产业链的区域配套水平。同时,要精准推进服务业高质量发展,加快与先进制造融合发展,不断催生新业态、新模式,还要加快构建统一大市场,畅通产业链供应链堵点,发挥数字经济优势,以数据技术促进要素市场融通。

进入下半年,广东提出要牢牢把握三季度关键期,聚焦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精准发力,切实增强工作针对性和有效性,以真抓实干推动各项经济指标全面回升,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当中,首要的是通过改革创新挖掘增长的潜力。广东省提出,要谋划推出更多增量支持政策,围绕项目审批、用地用海、能评环评等推出更多改革创新举措,持续释放政策利好,稳定市场预期。

谢宝剑认为,广东有望在下半年实现更好的经济增长。一是稳经济措施对企业的纾困作用逐步显现,二是对高新技术的持续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正越来越大,三是RCEP实施以后,国际贸易环境正不断改善。更重要的是,广东正通过一系列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粤东西北地区发展,以综合发展的平衡性和协调性推动广东经济增长。

Leave a Comment